叶❤黄

[叶黄]UNTIL YOU'RE RESTING HERE WITH ME

字数统计:5808

 

*感谢XQ叶黄楼的GNs赐梗❤

 

 

[叶黄]UNTIL YOU'RE RESTING HERE WITH ME

 

1.

待到黄少天回过神来,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写加粗的叶神壕厨。 

 

起因很简单,叶修生日那天,他拿小号在荣耀论坛上摆了个阵:四张等身挂轴铺底,复数历代大手办靠着抱枕、腰枕、手枕和海报,盒蛋围出一片巨大的叶子,中间填满茶友,其余空间被各种小挂件、卡片、徽章等等堆满。

 

丑是丑了点,可是——

 

卧槽楼主的绝版护身符目测至少二十个吧?

眨眼一叶之秋!

五十张世邀赛叶神单人SP卡!?我抱了十盒只掉落两张啊啊啊哭晕在厕所

等等左上角是不是传说中的大魔神君莫笑2.0?

 

诸如此类,瞬间刷出三百层,极大地满足了黄少天的虚荣心。

 

摆阵一时爽,收拾火葬场什么的,都是后话。

 

隔天腰酸背痛爬起来,才想到,其实自己入手办坑,确切的说,入叶修的周边坑,也不过五个月。与十年荣耀、七年的暗恋心思相比,好似弹指一瞬间。

 

 

2.

黄少天是G市本地人,父母大方开明,辍学打游戏也从未说过什么,自宿舍一路公交车晃晃荡荡20分钟便还能变回街坊邻里的天天仔。

 

但毕竟不复少年,快至而立,需要想很多的以后。

 

前一年夏休他难得没有满世界乱窜求收留求包养,乖乖待在G市找中介跑现场最后去房产中心办了过户。职业群里神气活现地晒了证又与各路大神嘴炮99+

 

说出口的是我也是有房一族啦,没说出口的是:他打算退役了。

 

他一边同文州、同战队经理正经谈了这个想法,一边开始跑新房装修。

 

一折腾,就到了年底。

 

掐指一算,几次B市打客场都错过,这一年他与叶修竟是一面都没见上。

 

QQ、网游里的偶遇怎么能作数,老叶的那张脸,突然就模糊起来。

 

他有点慌。

 

 

3.

荣耀这么多年,大大小小周边加起来得有数百种。黄少天属黄金一代,早早封神入圣,带他(或者说夜雨声烦)玩的也得有三位数。

 

每次出新周边,厂家都会惯例送几套给对应的选手。

 

头一回收到时,黄少天就专门跑宜家搬了个展示柜放在宿舍里,渐渐摆满了各种立体平面。后来出的周边品种实在太多,就只能挑一些放着,其余打包放回家中自己房间。

 

叶修——哦对了,那时候还叫叶秋——第一次进来蓝雨宿舍看到展示柜,还嘲笑说,“少天大大挺自恋嘛。”他便跳起来垃圾话喷回去,“说什么呢什么呢,以为谁都像你一样不敢见人!本少这么帅,为啥不能放外面?”

 

再下次H市客场遇见时,叶秋就从嘉世宿舍的床底下摸出个一叶之秋的1/8给他,未拆封的,落了厚厚一层灰。

 

他做出一副嫌弃的样子,却还是乐颠颠地擦干净塞进行李,背回G市。

 

周围的夜雨声烦来了又走,那个1.0版本的一叶之秋却一直被放在展示柜的第三层正中间,被人定时擦拭,举着战矛岿然不动,沉甸甸如同他对叶修的那点心思,落在胸腔底下。

 

 

4.

自从世邀赛上捧了冠军回来,荣耀俨然脱离了“不务正业打游戏的”范畴,摇身一变成了一项全民竞技体育运动,连带着黄少天回家吃饭时穿过小区都能多收获几道注目礼。

 

饭桌上黄太絮絮地讲些家长里短,他适时应和点评,中间被拜托给别家小孩签几个名,送一些蓝雨的周边出去,他一一应下。

 

最后黄太问道,“都是打荣耀的,天仔同叶神熟吗?”

 

他一惊,一筷子菜掉回盘子里。

 

黄太却没发现他的做贼心虚,兀自说了下去。原来是有新识得牌友的女儿,叶神死忠粉,求什么限量版小人一直求不到啦,过来问问阿天,毕竟同行嘛……

 

一颗心慢慢落下去,才反应过来背后竟出了一层薄汗。

 

他含糊说可以去问问啦,这话题便揭过了。

 

 

5.

后来黄少天就去搜了下传说中的“绝版战损带千机伞君莫笑2.0”。各处都是一水儿的“求”和“晒”,就是没人出。

 

虽说老叶是前联盟第一人,手上前无古人五个冠军戒指,但至于夸张成这样吗?

 

黄少天的好奇心本来就比别人多那么几分,这一下更像是被猫爪子轻轻挠了一下、再一下。

 

他手上仅有的那座一叶之秋是张系统脸,叶修说是怕露馅,黄少天觉得主要还是——他懒。

 

后来的君莫笑便与本尊有七、八分相似,算得上盘亮条顺。但那身花花绿绿的混搭风,又一棍子把颜值分打回负数。

 

十赛季兴欣登顶,散人一时风头无两。厂家抓住商机,同时推出两款君莫笑的大手办,表情、姿势、配件都相同,只其中一款上色是肃杀的黑白灰。这一款只出了200件,开放预定后一分钟内全部抢光。

 

当年论坛开预热贴时在后面加了个备注:无视觉污染款

 

黄少天捶桌大笑。一边噼里啪啦敲了几百字给本尊,“老叶老叶你知不知道君莫笑出过一款手办……”

 

笑完之后,唇角落下来。他看着屏幕上经过渲染的样品宣传图片,一张从网游到竞技场,面对过无数次的脸,心尖上那朵开放了许久的花,又颤抖了一下。

 

 

6.

黄少天迅速加入了剁手一族的大军。

 

他自带天然优势,通过内部渠道向指定供应商要到了历年周边清单。

 

按图索骥就是爽。

 

从淘宝到咸鱼到微博回血号到论坛周边交易区,一个经验值为零的小白飞速成长起来。

 

他手速快,排占位总能抢到第一个;人爽快,不离谱的H价照吃不误,捆包也不太介意;又是三寸不烂之舌,卖家妹子还在犹豫之间,已经两屏文字泡刷过去,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姑娘你如果不卖给我而是给了别人,隔天G市早报上就要出头版头条啦——某前竞技体育大神死忠粉因收绝版周边不成怒投珠江。

 

——当然了,说得过于恳切让对方对叶神旧情重燃,撤下所有商品,回坑再战三百年这种事,谁又能想得到呢?黄少天一脸懵逼.jpg

 

 

7.

过年期间赛事暂停,战队也照例放了个小长假。

 

正好新房也通风通得差不多,黄少天便借机请人挑了个吉日,邀来平日里走得近的亲友,热热闹闹吃了一顿饭,正式搬家入伙。

 

吃完他在职业群里晒了一圈照片,炸出熟悉的ID无数,分分钟又是99+条消息。

 

他一边爆手速刷回复,一边意识到有些人的名字是再也不会亮起来了。

 

账号卡易主,或直接消失,与他同期的选手正渐渐淡出职业舞台,连隔壁微草老王都已辞去保父角色。

 

药庙还是庙药?话题永恒,参与THE ONE的对象已变。

 

聊到一半,有微信进来,竟然是叶修发了个可怜兮兮的表情图:饿。

 

就知道这家伙在窥屏!黄少天来了精神,刷刷刷又是十几张高清G市美食照过去。

 

几分钟后对面大概是卡完了,无奈地回了一句:“少天,我流量呢……”

 

 

8.

联盟的剑圣是出了名的机会主义者,不单单是善于抓住机会,更是擅长创造机会。

 

相应的,弱点也很明显:当对方无懈可击时,他便无计可施。

 

比如——说到这里,容我们再拉隔壁老王出来躺个枪。

 

再比如,荣耀教科书。

 

他与叶修相识十多年,是敌手更是挚友,后来自己心底翻涌而出的那股暗流,但凡对方露出丝毫缝隙,早就钻进去了。

 

偏偏。

 

第一次世邀赛后老叶正式退役,转身投入公门,从联盟第一脸T摇身一变成了总局第一脸T,代表新成立的电子竞技部门拉足各方仇恨。

 

看似还在圈子里,实际已与这帮只知吃饭睡觉打荣耀的死宅们渐行渐远。

 

群名片改成了真名,连QQ都不常上了,日常沟通转移阵地到了微信——当然朋友圈和微博一样,万年不动。听说后来手机还特意换成了双卡双待,分开私人号和工作号。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手机里存着的是哪一个。

 

他不知道待到退役,荣耀女神手中牵着的线断开之后,彼此之间还能剩下多少联系。

 

他不知道还有没有继续追逐的必要。

 

 

9.

春假期间闲来无聊,除了抢抢BOSS,黄少天把全副身心都投入了周边大业。

 

他行动力爆表,其实已经收的七七八八,剩下都是百年难得掉落的神级绝版VER,比刷隐藏副本难多了。

 

他在想要不要在论坛里发个长期求购帖。

 

周边交易版水大,又涉及金钱,通常大家都比较谨慎,整体氛围还算客气,但毕竟各家队蜜人蜜混在一起,一言不合掐出几十层的事情隔三差五总要来一出。

 

——不愧是除了主版之外管理员最多的区,压力山大。

 

于是黄少天某天早晨爬起来刷论坛发现一个400多楼的帖飘在最上面,那必定是掐起来了嘛。他点开了帖子——八卦之心人皆有之,嘘。

 

发帖人是个0积分的小号,ID:柯基810,头像一个手写的“烦”,显而易见的剑圣粉,字极丑。

 

黄少天得意之余又有些痛心疾首。

 

主楼无甚新意,求购,格式基本正确,内容简单直接:新入坑,无限吃剑圣大大,接受H价捆绑,复数优先,有意者私信,么么哒。

 

回帖原本一派和平,几个“已私”,间或楼主自己踢一脚。

 

转折点出现在第九楼,有人说全新单膝跪姿夜雨声烦配件齐,但只换不出,问楼主有没有可换list。

 

柯基810回了一句:叶修、兴欣相关官周都有,嘉世时期的一叶之秋大概也能翻出几个,版本忘了。

 

卧槽,居然是叶神粉脱坑转投剑圣门下。底下就起了点骚动。

 

黄少天看了几十层,楼主挑了几楼质疑回复,内容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是那个口气……怎么看怎么嘲讽,让人想跳起来打他。

 

不愧(前)粉似蒸煮。

 

仇恨值一拉,帖子走向就有点脱缰。两家粉丝开始互嘲,从实力轮到颜值轮到圈内关系,老三篇走起。

 

按道理楼主凌晨发的帖,在线人数不比白天,吵个几十一百楼差不多也就消停了。结果这家伙隔一会儿拎一层出来撩一撩,偏偏不提八卦,专注实力,十足宅男画风,从战术到战力点评一下这一楼说的哪里不对,偏偏还十分有道理,一看就知也是荣耀高手。被戳中的纷纷恼羞成怒跳将起来。慌不择路之下一不当心又误伤别家,瞬间一片混战。

 

作为同样曾在论坛里披马甲与叶秋黑大战三百回合的人,黄少天看得津津有味。

 

差不多快盖到三百层的时候,“柯基810”又单独发了一条:你们都激动啥,本人新掉了叶黄大坑,CPF强迫症伤不起,求剑圣大大官周配平叶神周边。跟着刷了一句:入我叶黄谷,终身不受苦!

 

黄少天一口水喷出来。

 

 

10.

如果这是一部动作片,导演就在最终BOSS放完大招和掐得风生水起的两组人马集体调转枪口之间拉了一组长长长长的慢镜头,如果可以的话,此处还应有一群白鸽飞过。

 

然而事实是,一秒钟之后“柯基810”就被两边唯粉集火了。

 

黄少天刷了下贴,几分钟又是二十多层新楼,随时要被封的节奏啊。

 

他赶紧点进回帖框,爆手速码字:楼主你好你好,这里收叶神周边,主收绝版,list麻烦戳我头像看简介,随时更新,长期有效。跪求直出,小H价被捆也可以商量哈。有剑圣或蓝雨官周换,其他人也能试试看曲线。觉得你肯定没空收私信就直接回帖啦,有意请私!走闲鱼或淘宝!

 

点击发送。

 

“你好,该贴已被锁定,无法回复。”

 

再试。

 

“你好,该贴已被删除,无法回复。”

 

他不敢再刷新了,鼠标移到楼主的ID上,点开私信,把回帖内容又敲了一遍进去。

 

点击发送。

 

“你好,该用户不存在。”

 

重试。

 

“你好,该用户不存在。”

 

 

11.

时间的巨轮继续向前碾压。

 

退役的事与家中提了,被问及之后想做些什么,他老老实实承认还没想好。

 

不过天仔向来有主见啦,两位长辈心依然很宽。

 

训练、比赛、与朋友小聚、与队友玩闹,生活似乎并没有差别,心境却已大大不同。

 

世界那么广大,未来那么遥远,倏忽间就站在了身边,下一秒就要扑面而来,将自己淹没。

 

上一次有这样的恐慌与不安,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撞上新秀墙的黄少天,拉着叶秋打了一晚上竞技场。

 

不说话。不刷文字泡。正面刚。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最后一次剑客被击倒在地,却没有立刻跳起来。

 

耳麦开着,黄少天知道叶秋必定听见了自己急促的呼吸。

 

屏幕上,一叶之秋绕着夜雨声烦转了一圈,提起却邪戳了戳小剑客。对方没有反应。

 

“除了技术,战斗只有两种:本能和理性。”青年有些低沉,略带了沙哑的声音传过来,“怎么读地图、什么时候放技能、和队友的配合,都可以训练出来。只有最适合你的战斗风格,是本能,没人可以教会,也没人能够夺走。”

 

“给点力啊,少天大大,我一直赢也很没意思的。”

 

“滚滚滚滚滚,要点脸要点脸!”未来的剑圣跳了起来,“再来再来,本少一定要把你打到满地找牙!”

 

“呵呵。”

 

世界被文字泡淹没了。

 

少年被无法言说的温柔淹没了。

 

 

12.

闲鱼和论坛挂了一个月的求购贴后,黄少天发现最磨人的收周边方式,莫过于交换。

 

他求的都是神物,对方要换神物也是理所应当,可是——

 

XXXX R25本全新无暇带特典番外???歪,幺幺零吗?

YYYY 八成新果本就换可补差价???不许拆CP啊喂!

 

他默默地在简介里大字加粗刷了三遍:仅限官周!仅限官周!仅限官周!

 

官周也是有耻度很高的叶黄双面夏日沙滩文件夹的呀,你不是收的很开心吗剑圣大大?

 

 

职业选手圈里,黄少天虽然经常被吐槽话多神烦,实际上人缘还不错,直接问本尊求周边也不算大事,最多卖一卖老妈牌友的女儿和阿姨家小孩的朋友。

 

直到某一天有人私戳问这里有复数叶神兔子挂件,可拿同系列的韩队与猫换。

 

从张佳乐曲线到张新杰曲线到韩文清,Q市打完比赛,黄少天顶着两队汉子的目光洗礼,接过霸图前队长递过来的粉色少女风纸袋时,内心是崩溃的。

 

 

13.

所以你什么不直接问老叶要呢?

 

大概是,近乡情怯。

 

 

14.

黄少天顺手踢了一脚自己的求购贴,刷了下论坛,似乎在某个回血楼里又看到了那个第一帖就腥风血雨被删帖又删号的家伙,头像还是丑丑的“烦”,ID换成了“柯基0810”,积分已到了三级。

 

微信上与叶修的聊天记录掉到了第二个,半小时前他们的话题转入了CYTUS以及G市倒完春寒就奔三的气温,五分钟前他问对方:“老叶,退役是什么感觉?”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受,当他以为除却荣耀双方无甚交集的时候,话题却依然绵延不断地伸展开去。最近他甚至偶尔会有错觉叶修在纵容自己,然后下一秒这种错觉就被对方开了嘲讽大招打散。

 

但不管怎样,他们依然联系着,以一种更为绵密的方式深入到对方的生活,就好像当土地不够肥沃时,树木会努力伸出更多的根茎更急切地探求着地表之下的养分。

 

十多岁小屁孩时即进了蓝雨的青训营,全副身心都奉献给了荣耀之神,于感情一事上,叶秋是他的起点,叶修是他的终点。

 

并不想出坑,也不想毕业。

 

 

15.

在需要的时候,黄少天可以十分耐心。

 

他的求购单上只剩下传说中的黑白君莫笑,过去的三个星期里,除了他自己踢楼顶贴,就是来拜土豪的。他为了不暴露身份,偶尔与人聊几句也努力克制住双手,还是渐渐在交易版里混了个眼熟。

 

直到某一天,已到六级的“柯基0810”来私戳他:“君莫笑2.0、世邀赛叶修正装挂画和香水不拆打包出,只换六赛季夜雨声烦初刻、冰雨拟人亚克力挂件(等身Q版都可)、花店透明贴和12赛季全明星特典夜雨文件夹,怎样?[烟.jpg]”

 

“要要要当然要!”黄少天跳了起来,噼里啪啦打字,“初刻夜雨我得找找看,不过应该没问题。Q版冰雨挂件有复数,其他都是单出,妹子看要不要补差价,千万帮我hold住拜托了!”

 

他又想了想:“正装挂画和香水打包的时候得当心啊,我之前收了一瓶香水到手上就只剩碎瓶子了,幸好那次没收其他东西不然要跪QAQ 挂画也是,表层玻璃全碎,里面的贴纸都划破了一点,本来想找人再装一块的,后来发现外框都裂了两道,没法装,只能压箱底了,心塞塞。”

 

“对了对了,这边走淘宝和闲鱼链接都行,支付宝转账就……抱歉啦。”

 

他这里心急如焚,对面半天优哉游哉地回了一句:“不是妹子。”

 

哦。黄少天汗.jpg

 

接着对方又来了一句:“可以面交,坐标B市。”

 

 

16.

退役的感觉啊。

 

他几乎可以想见老叶咬着烟,抬起头思考的样子。

 

就好像一个世界塌陷了,然后另一个更广大的世界展开了。

 

 

17.

少天,你们蓝雨是不是下星期在B市打客场?赏脸见个面呗,我们好久不见了。

 

 

-END-

 

评论(56)
热度(536)

© 二十一分之一 | Powered by LOFTER